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伊拉克总理:美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或有消极影响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袁好

“目前外资机构投资中国债券,一般只投利率债。这次我们的主要标的是中国高等级信用债,这块几乎还没有几家外资投过,所以算是提前布局这块蓝海。”平安资管副总经理张剑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中债登的数据显示,当前已有逾2100家境外投资者进入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较年初增加900余家。今年1至8月,外资在国内债市达成的交易额累计已超过3万亿元,同比增长超30%。

业内人士称,在全球国债纷纷陷入负收益的泥潭时,高收益的中国企业债逐渐成为外资博弈的新蓝海,未来五到十年,外资持有中国债券的比例可能升至中国债市的10%。

中国企业债吸引力凸显

9月23日,由中国平安旗下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平安资管”)与澳洲昆士兰投资公司(简称“QIC”)合作的“QIC-平安中国企业债基金”正式全球发布。资金全部募集自海外,全部用于投资中国境内企业债。

外资机构对于中国债市的兴趣毋庸置疑。QIC全球流动性策略董事总经理苏珊·巴克利介绍,现在全球的政府债券基本上都是负收益。在日本、德国的收益也是在1%以下,所以中国债券的收益水平在全球市场中非常具有竞争力。

富达国际亚洲固定收益主管及基金经理布雷恩·柯林斯指出,截至2018年底,外资持有中国政府债券的比例已升逾8%。中国政府债券是2018年表现最佳的资产类别之一,回报率超过9%。展望后市,中国政府债券有望成为负相关性和零风险资产类别中的投资新贵。

平安资管副总经理张剑颖介绍,海外投资者对中国企业债的投资还比较少,并不是说没有兴趣,而是因为投资中国企业债的壁垒比较高:它需要对中国债券市场非常了解,对企业债的品种有深刻理解,特别是在研究方面需要全覆盖、长期跟踪。很多海外机构投资企业债要求有国际评级,但目前国内市场刚开放国际评级的进入。

“中国市场上的一系列变化,还有高收益的企业债机会,都会支持更多的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完全可以预料外资持有中国债券的比例会增长到中国债券市场的10%。”苏珊·巴克利说。

值得注意的是,与发达资本市场相比,中国债市的外资规模占比仍旧偏低。据中债登数据,截至2019年7月末,中国债市总规模已逾93万亿人民币(约13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境外投资者持债规模仅超过2万亿元,占境内债券市场托管总额的比例约为2.5%。

“对海外投资者来说,中国企业债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本土的经验团队和国际的研究工作是不够的。这也是我们推出QIC-平安中国企业债基金的初衷。”张剑颖说。

债市开放提速

与发达资本市场相比,中国债市的外资规模占比仍旧偏低。据中债登数据,截至2019年7月末,中国债市总规模已逾93万亿人民币(约13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境外投资者持债规模仅超过2万亿元,占境内债券市场托管总额的比例约为2.5%。今年以来,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力度不断加大。其中,债券市场持续吸引外资是一大亮点。

今年7月,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简称“11条”)推出,其中有3条措施涉及债券行业,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分析人士称,这三条措施是为债券市场全流程开放而推出的。“乐见引进活水,能先把外资引进来就是好的开始。”某资深债券交易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今年4月1日中国债券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人民币债券将成为该指数内继美元、欧元和日元之后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这意味着中国市场投资渠道进一步对外开放,中国在岸债市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重要性和受欢迎程度日益提升。

穆迪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预计,全面纳入指数有望为中国境内债券市场带来约2万亿美元的资金流入。目前国际投资者主要持有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他们忧虑企业发行人信息披露和公司治理问题,以及企业债券二级市场的流动性,这令其对于公司债望而却步,从而阻碍其对于该类别资产增加配置。

尽管如此,随着投资者对境内市场的投资和了解增加,他们会更愿意增加人民币资产配置,并扩大对地方政府债券、公司债券、资产支持证券(ABS)等信用债券的投资。

今年9月4日,摩根大通宣布,以人民币计价的高流动性中国政府债券将于2020年2月28日起被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简称“GBI-EM”),纳入工作将在10个月内分步完成。

随着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相继宣布将中国债券纳入其旗舰债券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市场引入超1000亿美元的指数追踪资金,中国债市未来的规模增量仍有广阔空间。

“我们认为全球投资者可凭借有关投资在整个市场周期内持续受惠。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持续发展,也将间接利好整体亚洲固定收益市场。而这次我们的主要标的是中国高等级信用债。”柯林斯说。

平安资管副总经理张剑颖表示:“这次QIC-平安中国企业债基金的主要标的是中国高等级信用债,这块几乎还没有几家外资投过,所以算是提前布局这块蓝海。”

金融业开放在路上

不止债券市场,我国整个金融业对外开放都在持续提速。

今年7月,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鼓励外资机构深度参与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行业,并针对一些领域提前了开放时间表;同时,在理财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以及债券承销等细分领域,设定新的开放目标,采取新的开放措施。

8月28日,全球第二大指数编制公司富时罗素宣布,将A股纳入因子从5%提升到15%,9月23日开盘生效。根据预测,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三大指数巨头相继扩容A股权重,有望为A股带来千亿元的增量资金。

9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公告称,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合称“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同时也取消了单家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备案和审批以及RQFII试点国家和地区限制。

放宽外资准入的上述举措是自2017年11月我国决定向境外机构开放金融业的后续政策,涉及银行、证券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例如,取消寿险外资股比限制的原定时间是2021年。

穆迪在其研报指出,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可提升中国的信贷效率与增长潜力。如果信贷供应能持续向科技和服务业等行业中生产力更高的民营企业倾斜,中国的整体信贷效率及资本回报则可能提高。国际经验则表明,开放金融市场可提高经济增长率。虽然开放金融市场可能会给收入水平较低的经济体带来较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但中国政府有多种工具来控制此类潜在风险。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jump-z.com